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分享 > TA的好文章TA的好文章

“迷信其实是人的无能。”

小丑伯乐2019-11-03【TA的好文章】人已围观

简介本文经《愚人梦呓》允许转载!

 1.
“我的公司是全市民营企业营业额的第一名,你可以百度。”当我问及他职业时,他如此说。

这是一次校友间的聚会。

大家齐聚一堂,为了给刚从美国回来的大师兄接风。

饭桌上,唯独有个生意人,是以大师兄的朋友身份参加聚会,他姗姗来迟并结了账。

离席后,按照住址是否顺路分配用车,我恰好跟他同行。

于是有了开头的对话。

他身形瘦小,打扮新潮,相貌看着比实际年纪年轻很多,像我的同龄人。

当然,跟他的事业成就相比,他四十多岁的年龄又会显得很年轻了。

我问他:“你是怎么认识我师兄的?”

他答:“几年前,我带媳妇去美国看病,大哥给我提供了很多帮助。”

我随口接了句:“那嫂子现在好了吧。”

“嫂子啊...她已经去世了。”他声音低了下来。

一瞬间,我很后悔自己刚才随意的谈话态度。

“太抱歉了”,我赶忙表示并一时不知还该不该说话。

沉默数秒。

2.
他主动说:“没关系的,已经走了三年多了,得的是脑癌。”

有些尴尬的气氛得以缓解。

我抬头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,问:“怎么发现的?”

这一问,他仿佛打开了话匣子,“那一年夏天,我们刚从日本玩回来,她突然说眼中呈现出的色彩不正常,让我陪她去看病。她是军人,平时很皮实,很少说自己身体不舒服。所以,当天,我就放下手头工作,陪她去看病,结果查来查去都无法确诊。后来在协和确诊了,恶性脑瘤,压迫视神经。”

“你知道吗?我抽烟就是陪她看病期间才学会的。当时我总坐在协和门口的马路上,隔壁病房陪床的丈夫也坐我边上,他就使劲劝我抽一根吧,抽一根吧,我就开始抽烟了。当时,他媳妇也查不出来是啥病,光知道脑子里面长了东西,路都走不了了。这两口子是从甘肃到北京来看病的农村人。”

我:“哎,农村人进京就诊更可怜,那种困难程度我都无法想象。还好你经济不成问题。”

他:“是啊,钱不是问题,但在死亡面前,钱屁都不是。经过这事,我深切的感到了什么叫‘无力回天’。后来,人家那个甘肃媳妇很幸运,查清了就是脑炎,两口子开心得很,我还送他了两条中华表示了一下。再后来,他们出院了,我带着媳妇去了美国。”

我:“嗯,美国的抗癌诊疗中心是世界顶级的。”

他:“能有啥用,还是走了。从发现到去世还不到一年时间。”

我:“多大年纪不在的?”

他:“39岁。”

又是一阵沉默。

3.
我想着找些别的话题吧,“你们有孩子吗?”

他:“有一对双胞胎儿子。”

我:“孩子多大了?”

他:“今年九岁了,不到六岁的时候妈妈不在的,不过我至今都没给他们说实话,一直骗他们说妈妈在美国治病呢,但我计划最近找个机会告诉他们。你说也不能老瞒着吧。”

我又不知该接什么,就问了些关于孩子们学习的话题。

他突然问我是否有宗教信仰。

我微笑,说:“共产党员,信仰共产主义”。

他也笑了,说:“你知道吗?在我媳妇生病之前,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但自从她得了癌症,我就变得无比‘迷信’,到处找人算命,看风水,甚至逢庙必拜。到最后各种教都求,各种神都拜,随便耶稣还是释迦牟尼还是玉皇大帝,我都跪,连农村叫魂之类的法事也做了。
可她还是走了...”

全程对话,我尽量静静的听,看着他的眼神忽明忽暗,最后一直变得跟车窗外的夜色一样暗。

很快我到了,下了车。

4.
他跟我道再见之前的最后一句话,是说:“迷信其实是人的无能。”

最近,这句话反反复复在我脑中徘徊。

我想到俄罗斯诗人阿赫马托娃的一首诗,其中有几句这样写道,我举酒干杯...,为目光的冰冷而干杯,为人世间的残暴而干杯,为上帝也无能为力而干杯。

史铁生曾说:久病之下没有唯物主义者。

当我们无能为力时,宗教或者是别的什么所谓“迷信”,无非都是如救命稻草般的心理暗示,是安慰,是希望。

要不然,怎么办呢?

面对生老病死,人类的爱情、钱财、权贵、智慧等等一切力量都太弱了。

请问:我们不是蝼蚁,是什么?

这世间,红尘来去不过一场梦...


 

Tags:

很赞哦! ()

文章评论

   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

    用户名:

    验证码:

本站推荐

站点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