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分享 > TA的好文章TA的好文章

野草闲花逢春生,花香自知总无争

小丑伯乐2019-12-29【TA的好文章】人已围观

简介本文经《愚人梦呓》允许转载


前几日,一位喜好摄影的老师给我发来了上图。

一眼,惊艳。

水墨画般的江南烟雨,总是和油纸伞、旗袍衬托下婀娜的身段相配的。

静谧美好。

第一反应是:
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
炊烟袅袅升起,隔江千万里

但一个【等】字,虽心怀期待。
却也总归添了无限悲凉。

01.宝钏和薛平贵

位于西安城南大雁塔附近曲江池东面,有一孔破旧的窑洞,这是著名秦腔《五典坡》的所在地。

相传当年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,等待丈夫薛平贵归来的故事,即发生在此。

王宝钏是唐朝宰相王允最宠爱的小女儿。

当时长安城南一带,山环水绕,景色秀丽,每到春暖花开时,京城长安的皇族显贵、文人雅士、贫民百姓,均喜来此赏花踏青。

这年春天,王宝钏也带着几个丫鬟出门游玩,不料遭遇几名纨绔子弟纠缠。

此时,旁边一位衣衫褴褛的年轻书生果敢上前拦阻了他们的无礼行为。

书生虽挨了一顿拳脚,却收获了宝钏的芳心。

在宝钏看来,这位书生虽然衣着寒酸,但遮掩不住气宇轩昂,不由心生爱慕。

于是两人结伴游玩,一路鸟语花香,春气袭人。

离别时,书生告知宝钏自己叫薛平贵,父母双亡,家族败落,独剩一人。

不久之后,王父对王宝钏催婚,宝钏提出以抛绣球定终身事的办法,王父应允。

宝钏想,自己抛球征婚的消息一传出,有情郎薛平贵定会赶来参加,到时绣球抛给谁就全凭自己决定了。

而王父暗中决定,到那天要把紧院门,只放官宦家公子进来。

订好了黄道吉日,王家院里搭起了高高的彩楼,由三小姐抛绣球择婿。

消息传出后,城中显贵家的公子们都争相赶来。

王家院门把持甚严,普通人家的男子绝不许进。

宝钏让贴身丫鬟悄悄寻来薛平贵,从侧门入院。

吉时到,一阵锣鼓炮仗后,王宝钏手中托着一个五彩绣球站在楼上。

粉面含笑,玉腕翻处,绣球落下,不偏不倚,正打在院中一角的布衣公子薛平贵头上。

王允一看,绣球抛中的女婿竟是一个衣着寒酸的落拓少年,当即怒火中烧,坚决反对。

宝钏决意不听父亲,终嫁给了薛平贵,王允一怒之下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。

两人搬进了位于五典坡的这处旧窑洞。

在寒窑中,夫妻俩男樵女织,过着清苦的日子,幸而夫妻间互敬互爱。

虽然父亲与宝钏断绝了关系,而母亲却无法割舍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儿,不时派人来探望他们,送些钱物,使他们的生活得以维持下来。

咸通九年,桂州边区发生叛乱,攻占了边防重镇,并向北逼进。

朝廷出兵讨伐,踌躇满志,意气风发的薛平贵参了军。

王宝钏虽有不舍,但依旧选择支持丈夫的决定。

在部队中,薛平贵凭着自己出色的武艺和才学,逐渐受到重视。

剿平了叛乱,薛平贵没有来得及回长安探望久别的妻子,就随军驻进了大同。

 他曾多次趁唐廷专使前来大同慰劳之际,悄悄托使者为王宝钏带去书信金帛,接济伊人的生活。

寒窑中的王宝钏始终矢志不移,纺纱度日,一心一意筹待着良人衣锦荣归。

日子一天天消逝,总也不见薛平贵归家的身影,后来竟还断了音信。

时事在这数年间发生着急剧的动荡。

薛平贵随军到了阴山。

阴山与长安两地遥遥,不通音讯。

好在,大唐的江山终于保住了。

薛平贵随军重回长安,功成名就的他只身步行来到寒窑中,与分别达十八年之久的王宝钏见了面。

夫妻相见,从正午落泪到黄昏。

王宝钏走出了寒窑,被接入薛平贵府中。

然而,王宝钏仅过了18天的幸福生活便死去。

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的故事被人们传为美谈,如今吸引着众多的善男信女前去朝拜观看。

02.林花谢了,连心也埋

十八年间,我猜想,或许王宝钏念着:

一年,喜你如盛夏白瓷,梅子汤甜。

二年,喜你如朱雀深巷,碧瓦长檐。

三年,喜你如山南水北,兵荒马乱。

四年,喜你如屋前浅溪,细水长流。

五年,喜你如雨后新阳,溢彩流光。

六年,喜你如铁树开花,一地风华。

七年,喜你如棠梨煎雪,岁岁年年。

八年,喜你如玲珑骰子,红豆入骨。

九年,喜你如江南烟雨,淋漓尽致。

十年,喜你如青藤绕树,生死相依。

十一年,喜你如古城旧事,世世不休。

十二年,喜你如青衣满襟,相思寸寸。

十三年,喜你如丝竹弄弦,共话长安。

十四年,喜你如饮罢孤山,坐忘千钟。

十五年,喜你如笔墨纸砚,书尽三千。

十六年,喜你如寒梅三两,暖香绕梁。

十七年,喜你如窗明几净,静候佳音。

十八年,温茶凉书,等君带我归...

等来了,盼来了,良人归。

但也衰老了容颜。

真不知这是好,还是坏?

是爱,还是哀?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
无奈朝来寒雨,晚来风。
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。
自是人生长恨,水长东。

蝴蝶儿飞去,心亦不在
凄清长夜谁来?
拭泪满腮,
是贪点儿依赖,贪一点儿爱
旧缘该了难了
换满心哀,怎受的住?
这头猜,那边怪
人言汇成愁海
辛酸难挨,天给的苦
给的灾,都不怪
千不该,万不该
芳华怕孤单
林花儿谢了,连心也埋
他日春燕归来
身何在?


在任何一个时代,【等】都太罕见,太珍贵。

凡事,不追问值不值,只问愿不愿好了...

野草闲花逢春生,花香自知总无争。

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,

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,

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...


 

Tags:

很赞哦! ()

文章评论

   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

    用户名:

    验证码:

本站推荐

站点信息